您的位置: 河源信息港 > 育儿

中国经济大地上的丰碑写在钱学森图书馆开馆

发布时间:2019-05-21 21:03:25

[中国经济]大地上的丰碑——写在钱学森图书馆开馆之际

在有着115年历史的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东北角,一座以赭红色的巨大幕墙为底色的现代建筑格外引人注目。从远处眺望,建筑简洁方正的外形就像戈壁滩上的风蚀岩般苍劲而厚重;从高处俯瞰,“方正的风蚀岩”中有乾坤,蕴涵着“石破天惊”的造型;从正面端详,赭红色外墙上一个微笑的头像若隐若现,熟悉的面容亲切自然——这就是刚刚落成的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钱学森图书馆。

经过一年半施工,2011年12月11日,在钱学森诞辰100周年之际,万众瞩目的钱学森图书馆正式开馆。

钱学森图书馆占地面积9300平米,建筑面积8188平米,地上三层,地下一层,馆藏文献、资料、实物等共计84000余件。本次展出展品近15000余件,其中珍贵文献350件,照片200张,实物100余件,剪报近1万份(近300个主题),钱学森生前藏书4000余册,多媒体展示近30处,大型场景画1处,场景复原2处。其中100余件文献和实物为首次公开。

从一份手稿起步的航天伟业

火红的手稿,如同正在升腾的蘑菇云,从观众眼前一直升腾到空中,仿佛燃烧的火炬,点亮整个苍穹——走进钱学森图书馆大厅,一个极具象征性和震撼性的现代雕塑立刻冲入视野,瞬间点燃观众激情:衬着白色墙壁上的手稿背景和钱学森的亲笔签名,4015页“模拟手稿”从9.8米高处直达眼前,以红色、放射、裂变、升腾的状态组成“升腾的智慧”大型雕塑,用艺术的形式、以抽象的语言,对钱学森精神进行了一次抽象概括:红色象征着爱国的赤子情怀,放射、裂变传达着无穷的智慧,数量之多象征着巨大的贡献,寓意着钱学森以红色的爱国情怀和超凡的智慧人生,为祖国航天事业点亮灯塔照亮前方。

在钱学森图书馆8万余件的文献资料中,手稿居多。“手稿”应该是钱学森有特点、代表性的展品。它是智慧的缩影,是勤奋的硕果,是汗水的结晶。4015页手稿,代表钱学森从1955年回国到1966年“两弹”成功结合的4015天,9.8米的高度,代表钱学森98岁的壮丽人生。

用“手稿”作为开篇,并且用“手稿”作为线索贯穿全馆、伏线全馆,是钱学森图书馆的一个开创之举和特色之处。漫步钱学森图书馆“中国航天事业奠基人”、“科学技术前沿的开拓者”、“人民科学家风范”和“战略科学家的成功之道”四个部分展区,从进门伊始,到一件展品,“手稿”一直以各种形式、方式穿插其中,成为钱学森图书馆展览的一条主线。

在“中国航天事业奠基人”展区,钱学森回国后起草的份报告的手稿,静静地陈列在人们眼前,回顾着那难忘的历史:1956年2月17日,钱学森回到祖国不到半年,就向国务院提交了份绝密报告《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受到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周恩来总理亲笔作了批示。这是中国导弹事业的奠基之作,就在这份手稿上,钱学森次系统地提出了发展我国航天技术的建议,为中国火箭和导弹技术的发展制定了重要的实施方案。在钱学森提交《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之后的同年8月,中央根据他的建议,成立了导弹、航空科学研究的领导机构——航空工业委员会,并任命钱学森为委员。随即,钱学森受命组建个火箭、导弹研究所——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并担任首任院长。随后的日子里,钱学森主持完成了“喷气和火箭技术的建立”规划,参与了近程导弹、中近程导弹和颗人造地球卫星的研制,直接领导和参与制定了用中近程导弹运载原子弹“两弹结合”试验,参与制定了个星际航空的发展规划,发展建立了工程控制论和系统学等。1964年6月,我国成功发射枚自行研制的导弹。4个月后,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66年10月,导弹核武器发射试验成功进行。1970年4月,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升空……

如今,《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已经成为玻璃橱窗里泛黄的手稿,然而从这份手稿起步的中国航天事业却正如日中天。从“两弹一星”起步的中国航天事业,如今已经实现了“神州八号”与“天宫一号”的对接,实现了嫦娥工程探月,开启了萤火一号的火星探测……站在钱学森和老一辈科学家的肩膀上,中国人得以仰望头顶那片更加辽阔的星空。

一枚导弹讲述的“和平”

钱学森家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张巨幅“蘑菇云”照片,那是颗战略导弹在罗布泊精确命中靶心的激动人心时刻——每当看到这幅照片,钱学森总有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因为原子弹掌握在自己民族的手里,就是和平的象征。在钱学森看来,那是世界上美丽的和平之花。

和平是弥足珍贵的,和平之花在中国的盛开尤为不易,在钱学森图书馆中,这个“和平之花”的故事由一枚导弹来主讲。它就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装备部捐赠的改进型中近程导弹弹体,钱学森图书馆的“镇馆之宝”。

走过令人震撼的序厅手稿雕塑,走过铸铜的钱学森塑像,就来到了安放导弹的中厅。从地下一层直指蓝天,钱馆“石破天惊”的造型和寓意,就由这枚导弹直抵苍穹的设置来体现。这枚我国60年代自主设计研制的改进型中近程弹道导弹,全长约21米,重量近4.2吨,直径1.65米,射程1500公里。这枚导弹作为钱学森图书馆的一件珍贵展品,浓缩了钱老以及我国几代科技工作者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凝结了老一辈科学家的心血,更是我国国防事业不断发展的见证。

面对这个神秘而威严的庞然大物,人们在惊讶、震撼的同时,不仅要问,这个型号的庞然大物是如何研制出来的?是在什么地方、什么环境下研制出来的?在中国导弹发展史上处于何地位?有何威力?对中国航天科技及导弹核武器的发展又有何贡献呢?在导弹实体背后的环形幕墙上,现代化的投影手段为我们还原了当年的情景:

1964年10月16日下午,我国颗原子弹成功爆炸,举世震惊。1965年5月14日,我国飞机空投的原子弹在500米高度爆炸,表明新中国不仅拥有了原子弹,且可以将其投入实战了。然而,由于新中国当时拥有的轰炸机的性能还很落后,任何一种歼击机都可轻易进行拦截,我们被嘲笑为“有弹无枪”。在周恩来总理、聂荣臻元帅等的亲自领导下,以钱学森为首的新中国科技工作者暗下决心:“用导弹把原子弹打出去,用行动来回答舆论的挑战!自力更生,自行研制弹道导弹”。随后几年,各方面的专家和研究人员经过极为严格的程序,成为改进型中近程导弹的研发人员……历经千难万苦后,导弹终于研发成功。1964年6月29日,钱学森作为发射场技术负责人,同现场总指挥张爱萍一起组织指挥了我国枚改进后的中近程地地导弹飞行试验。钱学森顶着烈日查看测试现场,听取各单元测试的汇报,现场协调和处置各种技术问题,果断采用与众不同的解决方案,导弹发射成功。在发射现场,张爱萍激动得禁不住和钱学森热情握手和拥抱,并高呼“科学万岁”、“科学家万岁”的口号。导弹的发射成功,标志着中国导弹技术从仿制进入到了独立研制的新阶段。1966年10月27日清晨,“两弹结合”发射试验测试操作进行得十分顺利,聂荣臻元帅向周总理报告:准备完毕,请求发射。片刻,喇叭中传出周总理坚定沉着的声音:“现委托聂荣臻同志全权指挥发射。”瞬间,导弹携带原子弹弹头从甘肃酒泉腾空而起,精确命中800公里以外新疆罗布泊的目标……阵地指挥部喇叭里传出落区情况报告,以及闷雷般轰隆隆的核爆炸声,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我国导弹核试验获得巨大成功!新中国结束了核武器“有弹无枪”的历史!消息传出,震惊全球!而钱学森的名字也深深地写进了这段可歌可泣的岁月。

这枚如今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导弹,就是那段历史、那个时代忠实的见证!

顺着环形坡道徐徐下行,就可以来到导弹实体近旁,这里用巨型壁画模拟了当初导弹发射的现场:风尘滚滚、飞沙走石、车轮飞驰、一片忙碌,恶劣的环境、寒冷的气候、巨大的危险、紧张的氛围……观众仿佛身临其境,亲身感受了45年前那历史性的瞬间,顿觉今天的和平生活和煦阳光如此弥足珍贵,对钱学森等前辈的敬仰之情仰之弥高。

“我当然忠于中国人民”

这是一份令人难忘的审讯记录:

美国检察官讯问钱学森:“你忠于什么国家的政府?”

钱学森回答:“我是中国人,当然忠于中国人民。所以,我忠于对中国人民有好处的政府,也就敌视对中国人民有害的任何政府。”

检察官又问:“你现在要求回中国大陆,那么你会用你的知识去帮助大陆的共产党政权吗?”

钱学森答:“知识是我个人的财产,我有权决定给谁就给谁。”

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即使限制自由的磨难和生命的威胁也不能改变钱学森报效祖国的决心。钱学森回国的故事早已为大家熟知了,但其中依然有不为人详知的细节……

新中国刚刚成立,正在美国从事火箭和航空研究的钱学森就在积极准备回国,他们预订了1950年8月28日回国的机票。但美国移民局突然拘留了钱学森。洛杉矶海关召开了招待会,声称在钱学森托运的行李中发现了草图,笔记和照片,全部都是技术情报,暗示钱学森准备偷运机密回国。其实,这是美国当局的一个阴谋。钱学森是世界航空理论权威冯·卡门的得力助手,作为美国火箭研究的先驱之一,钱学森大脑里装着太多重要的技术信息,他想离开,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美国国防部海军次长金贝尔甚至放言:“决不能放走钱学森!因为无论在那里,他都抵得上五个师。”

党和政府、祖国和人民一直关心着钱学森。为了争取钱学森等留美科学家尽快回国,中国政府一直与美国有关方面协调,可是美国代表以中国拿不出钱学森要回国的真实依据为理由,一点不松口。周恩来总理等为此非常着急。这个时候,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陈叔通收到了一封从大洋彼岸辗转寄来的信,署名就是“钱学森”。他禁不住心头一震,迅速地读完了这封信。信中的内容,原来是钱学森请求祖国政府帮助他回国,表达自己“无一日一时一刻不思归国”的迫切心情。这封信是已被软禁了5年的钱学森摆脱特务监视,在寄给比利时亲戚(蒋英妹妹)的家书中,夹带给陈叔通副委员长的。对于这样一封非同寻常的海外来信,陈叔通深知它的分量,当天就送到周总理那里。“这真是太好了,据此完全可以驳倒美国政府的谎言!”周恩来总理当即作出了周密部署,叫外交部火速把信转交给正在日内瓦举行中美大使级会谈的王炳南,在谈判中揭穿了美方的谎言。在事实面前美国政府哑口无言。不得不批准钱学森回国的要求。1955年8月4日,钱学森终于收到了美国移民局允许他回国的通知。

1955年9月17日,钱学森梦寐以求的回国愿望得以实现了!这一天,钱学森携带妻子蒋英和一双幼小的儿女,终于登上了“克利夫兰总统号”轮船,踏上返回祖国的旅途。

一声清脆的汽笛声,唤醒了人们注意。广阔的海洋上,一缕阳光穿透密布的阴云,克利夫兰总统号从远处驶来,掀起朵朵浪花,象征了钱学森终于冲破重重险阻,踏浪归来,开启了人生新的篇章……

从辗转踏上归国旅途那刻起,钱学森的命运就和国家命运紧紧连在一起了,他站在国家民族的高度,立于伟大时代的潮头,开始书写人生辉煌的篇章。中国导弹、原子弹的发展史也同时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钱学森图书馆还原了钱学森回国的历程:从与检察官的对话到写给祖国的求援信,再到克利夫兰总统号的合影,在香港过境时的船票……让观众再一次感受钱学森归来引起的震撼,体会把个人命运和祖国、民族、人民结合起来的感动!

“一切成就归于党”

回国不久,钱学森就提出了入党申请,四年后的1959年,钱学森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由一位爱国的科学家成长为坚定信仰、一生忠实追随党的马列主义战士。多年以后,钱学森在一次发言中表示:自己一生激动过三次,“次是在1955年,我被允许可以回国了。我拿着一本我刚出版的《工程控制论》交到老师冯·卡门手里。他翻了翻感慨地说:你现在在学术上已经超过了我。我钱学森在学术上超过了这么一位世界闻名的大权威,为中国人争了气,我激动极了。第二次是建国10周年时,我被接纳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我激动得睡不好觉。第三次心情激动,是王任重同志说中央组织部决定雷锋、焦裕禄、王进喜、史来贺和钱学森这五位作为解放50年来在群众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共产党员的代表。我能跟他们并列,心情怎不激动?!”

“我个人仅仅是沧海一粟,真正伟大的是党、人民和我们的国家。”钱学森对国家和民族做出了重大贡献,获得了无数荣誉,但却始终十分谦逊,常常这样说。

钱学森把祖国的强盛、民族的兴旺,作为自己毕生奋斗的目标,钱学森是我国航天科技事业的先驱和杰出代表,在空气动力学、航空工程、喷气推进、工程控制论、物理力学等技术科学领域作出了开创性贡献,是中国近代力学和系统工程理论与应用研究的奠基人和倡导人。在“两弹一星”之后,钱学森又担任了国防科委副主任、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全身心投入到国防科学技术领导工作,从更高层次思考其他领域诸多重大科学和技术问题,提出了许多创新的思想,为中国科学技术攀登一座座高峰做出了重要贡献。

与他巨大成就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他至简至朴的平凡生活和至高至纯的精神境界。

通过钱学森图书馆大量的照片我们可以看到,回国后的几十年里,无论工作或是休闲,钱学森通常都是穿着一身简朴的蓝色卡其上衣和军便裤,一只从美国带回来的公文包钱学森用了近40年,包两侧已经磨损,还有缝补过的痕迹;钱学森图书馆还原了钱老的书房和客厅。书房是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屋,靠墙摆放着插满书籍和资料的书架,除了一张办公桌和一把椅子,空间已经所剩无几。客厅摆放着朴素的沙发和茶几,钱学森从美国带回来的音箱用了几十年已经褪了颜色……钱老的家人说,在真实的生活中,钱家的客厅就是这个样子,不过20来平方米,一架钢琴占去四分之一的面积,地板还是旧的,有些地方已经磨掉黄漆露出白色的木在。

1962年,钱学森收到了《物理力学讲义》和《星际航行概论》两本书的稿费,有数千元。在当时非常困难的生活条件下,这是一笔“巨款”。钱学森却用它交了党费。1978年,钱学森的已故父亲补发了3000多元工资,钱学森作为的儿子有资格继承这笔遗产,他却坚辞不受,一定要还给组织或者交为党费。

1989年6月,钱学森荣膺国际理工界的荣誉——“小罗克韦尔奖章”,并同时获得“科技与工程名人”和“国际理工研究所名誉成员”称号。作为历史上获此殊荣的中国学者,理应好好庆贺一番,但钱学森不同意举行大规模的祝贺仪式。在8月3日国防科工委、中国科协祝贺钱学森获奖的小型座谈会上,他语重心长地说,不要强调获得此项奖励的16个人中我是惟一的中国人,要强调有一个我们‘中国的人’,我不过是个代表。我们取得的成就,是党和老一辈革命家正确领导的决策的结果,是广大知识分子和全国人民大力协同的结果。这番讲话随即被整理成一篇题为《一切成就归于党,归于集体》的文章,刊发于1989年8月的《人民》等报纸上。“我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对我的工作满意的话,那才是奖赏。”钱学森的话语是那么朴实,一如其为人。

钱学森图书馆珍藏了大量的钱老亲笔书信,在“人民科学家的风范”展区我们可以看到,晚年钱学森不断在推辞各种荣誉:

1980年7月31日,钱学森致信国防科委,请辞中央委员,同时认为自己已经年届7旬了,应该退休,让贤于年轻人;

1984年,钱学森致信科协,请辞科协委员的荣誉;

1984年,钱学森在一封信中,强调自己“不写序、前言,不题词”,“不题写书名”、“不写传记”的态度;

1989年,钱学森在书信中,提到自己不当顾问的想法;

1988年至1992年,钱学森两次致信中科院,请辞学部委员;

钱学森一直反对自己被称为“导弹之父”和“航天之父”,在1992年10月19日的一封信中,他这样写道:“导弹、卫星工作是‘大科学’,是千百万人大力协同才搞得出来”,坚决反对把功劳放在自己头上……

1956年3月2日,钱学森接受《中国》采访的时候,说了这样一段话:“一个科学家,他首先必须有一个科学的人生观、宇宙观,必须掌握一个研究科学的科学方法!这样,他才能在任何时候都不致迷失道路;这样,他在科学研究上的一切辛勤劳动,才不会白费,才能真正对人类、对自己的祖国做出有益的贡献。”桂生高岭,云露方得衔其花,莲出绿波,飞尘不能淤其叶。这番话,也许可以很好地诠释钱学森从不居高自傲、始终谦逊待人的人民科学家风范吧。

穿越时空的希翼

与朴素到寒酸的房间形成鲜明对比,与朴素到的生活用品形成巨大反差的,是钱学森数量巨大、铺天盖地的书籍和资料。

在“战略科学家的成功之道”展区,所有参观者都会被直达天花板的无数材料感到震撼:在馆藏的手稿文献中,有629袋、24500多份钱学森自己做的剪报,很多是首次与外界见面。这些剪报与其说是手稿,不如说是艺术品。都整整齐齐地粘贴在A4纸上,无论中文、英文、大字、小字、计算、图表,都工工整整,一丝不苟,连一个小小的等号,也长短有度,中规中矩。内容更是包罗万象,堪比百科全书。

在美国从事研究工作的时候,钱学森便已经养成看报、剪报的习惯。1950年下旬,美国海关无理扣押了钱学森的八大箱准备托运回国的行李,发现其中有九大本按照不同主题分类的剪报,其中有大量关于原子弹方面的详尽剪报,这些英文剪报甚至成为美国当局诬告钱学森的所谓证据,殊不知,这不过是钱学森工作的习惯而已。

回国后,钱学森依然坚持看报剪报的习惯。钱学森每天按照自己的阅读习惯看书读报,随后便依次剪贴,按照不同的内容装进一个个牛皮纸袋,袋上写明剪报的主题……如今,这629袋珍贵的剪报,都保存在钱学森图书馆里,很多简报上还有钱学森的批注,闪耀着智慧的光辉,直至今日依然具有现实意义。

在钱学森当年的一本《工作手册》中可以看到,钱老作为技术总负责人,对具体问题过问得也很详细,包括在发射课人造卫星时,还缺多少螺钉、螺帽都有统计。在学术风气日益浮躁的当下,钱学森的剪报仿佛在无声地作证:科学是容不得半点敷衍和马虎的,容不得一丝一毫轻慢。即便是“两弹一星”这样的大科学成就,也是从一个一个元件、部件做起的,从解决一个一个原材料和工艺加工问题抓起的。

“我将竭尽努力,和中国人民一起建设自己的国家,使我的同胞能过上有尊严的幸福生活。”

在展览即将结束之际,一支穿越时空的笔临空挥毫,在大家同样熟悉的红格稿纸上、用同样熟悉的笔迹,书写钱学森的深情寄语。手稿纸伴随了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一生,也伴随着观众参观了整个展览。这页稿纸上的内容终将化作时代精神,指引着今天的人们。一份感动长存于心,一股激情激荡于心,一种敬仰萦绕于心,一种精神振奋于心。这,也许就是建设一座钱学森图书馆的意义吧。

大地上的丰碑

“在他心里,国为重,家为轻,科学重,名利轻。五年归国路,十年两弹成。他是知识的宝藏,是科学的旗帜,是中华民族知识分子的典范。”作为人生泰斗、作为科学巨匠,钱学森赢得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敬仰,作为钱学森的母校,上海交大师生更多一份情怀,也更多一份。

2002年11月,钱学森的母校上海交通大学提出了在校园内建设一座钱学森图书馆的倡议,得到了有关部门及钱学森家属的赞同。中央领导对这一倡议高度重视,给予了亲切关怀与大力支持。中央认为,钱学森同志是我国杰出的科学家,在国内外享有很高声誉。几十年来,钱学森同志始终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祖国的科技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在他的身上,充分体现出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严谨的科学态度,高尚的道德情操。钱学森同志的杰出贡献、感人事迹和崇高品格,是我们国家和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应当尽快把钱学森图书馆的建设工作摆上重要位置,及早准备,精心策划,使之成为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成为激励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精神力量。

随后,在中宣部的主持下,国家发改委、教育部、财政部、文化部、总装备部、国防科工委和上海市与上海交通大学等多次就钱学森图书馆建设的有关事宜进行了协调研究,并于2005年5月18日由中宣部下达了《筹建钱学森图书馆工作方案》,钱学森图书馆建设工作就此拉开了序幕。

上海交通大学对建设钱学森图书馆非常重视,成立了以校党委书记马德秀、校长张杰担任组长的钱学森图书馆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并成立建设工作指挥部,副校长吴旦任总指挥。指挥部下设综合办公室、宣教培训部、工程建设部、征集保管部、陈列布展部、信息技术部等6个职能部门,紧锣密鼓地加紧钱学森图书馆建设。钱学森图书馆在建设过程中,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大力支持。钱老的家人,钱老曾经工作过的各个单位都捐赠了大量宝贵收藏,并对建设好钱学森图书馆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建议。大家深知,钱学森图书馆的建设是“政治任务”,是“国家工程”,一定要把钱学森图书馆按时保质建设好。

上海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钱学森图书馆建设工作,召开专题会议,协调克服多方面困难,保证了钱学森图书馆奠基仪式于2010年6月6日隆重举行。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韩正、教育部、总装备部等部委分管领导出席了奠基仪式。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上海市中心所有基建项目全部停工为世博让路,只有钱学森图书馆建设工程在市委市政府支持下继续进行。在钱学森图书馆外场市政环境整治、市政管线搬迁、绿化布置、工程验收等方面,上海市有关部门、徐汇区等单位给予了大力支持。

2010年12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来到建设中的钱学森图书馆视察工作,观看了陈展效果,听取了建设工作的情况汇报,并实地视察了建设工地。

2011年5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在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上海市市长韩正等陪同下,视察了正在建设中的钱学森图书馆,希望把钱学森图书馆建设好、使用好、宣传好,使钱老的爱国精神和科学精神能够代代相传,发扬光大!

2011年11月3日,刘云山和刘延东同志出席了在京举行的、以钱学森图书馆的陈列内容为基础精简而成“人民科学家钱学森”事迹展览北京首展开幕式。该展览由中宣部、教育部、总装备部等六部委主办,上海交通大学承办。

2011年11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等中央领导同志分别来到国家博物馆,参观正在这里举办的“人民科学家钱学森”事迹展览。

在党和国家的关心下,钱学森图书馆经过立项、设计、施工,如今已矗立在钱学森青年时代求学过的交通大学百年徐汇校区。建成后的钱学森图书馆将成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成为钱学森各个时期文献实物完整、系统、全面的收藏管理中心;钱学森科学成就、治学精神、高尚品德、传奇人生的宣传展示中心;成为钱学森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的研究交流中心。

宛若丰碑,钱学森图书馆在交通大学百年徐汇校区巍然矗立,铭记着一位人民科学家伟大的一生。宛若丰碑,钱学森的精神永存,激励着交大师生,激励着所有后人……

原文:大地上的丰碑——写在钱学森图书馆开馆之际

下饭家常菜肉末炒雪里蕻的做法
靠一个角色大红大紫能吃吃一辈子的演员你知
几月拍婚纱照 婚纱拍摄的季节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