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源信息港 > 金融

千金医女逆袭名门

发布时间:2019-06-25 07:55:44

冷寂的乾清宫里,月晗深深俯首跪在地上,乌鸦鸦的鬓发遮住了清丽的脸庞,连跪在一侧的杨全都看不到她脸上的神情。/然而现在的月晗,却是紧张的,云鬓之下,她贝齿紧咬,用劲全身力气,才能压制住自己继续开口去争取什么的冲动。天佑帝沉默了许久,终于重新开口了:“听你话里的意思,除了你的芸姑师傅之外,其他御医难不成就不能为朕延寿了吗?”月晗等的就是天佑帝这句问话,却有意顿了一下,才用一副诚惶诚恐的语气回禀道:“回皇上的话,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芸姑师傅的医术肯定不是明的,但是她金针和制药的技艺,更重要的是,她在西南边塞待过多年,对湿热环境下的病人尤为了解,皇上此症属于热症,正是芸姑师傅擅长治疗的方向。而宫中其他御医……月晗不敢说医术如何,只知道皇上昏迷多日来,御医们并没有拿出良方……”天佑帝嘴角忽然升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别的御医不行,那你呢?你这个芸姑的亲传弟子难道也不行?哦,是朕疏忽了,朕要将你指给老三做侧妃的,成了侧妃,你就不适合继续以女医的身份待在宫里了。”跪在地上的杨全听了这话,赶紧悄悄向月晗使眼色,让月晗答应也留下给皇帝治病,他生怕月晗傻乎乎的承认自己是急着要嫁给三皇子夜鹏轩,惹怒了这位帝王。月晗心里何尝不明白这层意思,更何况还有杨全连挤眼睛带撇嘴角的比划,就是傻子也知道顺着天佑帝的话往下说不妥了,奈何月晗方才已经拿定了主意,她和芸姑这次虽然是给皇上治病立功,但却身不由己的牵涉进了宫闱内乱诸子夺嫡,而且身为治疗天佑帝之病的仅有人选,一定会被各方势力所算计,甚至难保天佑帝会为了保守自己的病情秘密,而将她们灭口。月晗虽然也怕死,但是,把一向清冷又命运多舛的芸姑拖进这滩浑水中,她确实带着深深歉意的,所以,现在,抓住天佑帝惜命的这个弱点,她无论如何也要尝试,尽量给芸姑留一条生路。更何况,她心里还有这别的打算,因此,这会儿她只当没看到杨全的小动作,又磕了一个头,才挺直腰板,开口道:“民女医术虽然得自芸姑师傅,但师傅六年间一直盲眼,所以民女能学到的医术其实还不到师傅的三成,皇上龙体安危攸关社稷,民女学艺未精,实在没有把握能够为皇上延寿三年。”天佑帝脸上闪过一道阴霾,但还是恢复了平静,淡淡道:“那也好,横竖你也到了该嫁人的岁数,此次朕能醒来,国朝能拨乱反正,你也立功不小,这份功劳也足够朕重谢你了,你且放心吧,明日朕就下旨,为你赐婚。”月晗立刻道:“皇上天恩,民女本不该推辞,可是民女斗胆,想拿这份微末功劳,换皇上另外一份恩典。”“哦?”这一次,天佑帝的声音里,终于带上了几分真真切切的疑惑:“换别的恩典?”月晗重重磕了一个头,在杨全惊异的目光下,一字一句的回禀:“民女想拿这份微末功劳,为靖远将军元洁生求情,请皇上更换能吏,重新核查元大将军的案子。”“杨姑娘!”这一次,一直当哑巴的杨全终于勃然变色,忍不住开口呵斥道:“军国之事,其实咱们这些微末之人该插口的!你僭越了!”天佑帝却不像杨全那么疾言厉色,而是缓缓开口:“为什么?难道因为元家老三曾经无意中为你和你娘亲、弟弟解过围?”月晗听到天佑帝连元修昔日在颜山城见过她们母女的事都知道,就明白天佑帝肯定是调查过她的身世,因此也不多做辩解,只是低声回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更何况昔日民女姐弟初进谢府,母女三人处境堪怜,元公子当时能伸出援手,对民女母子来说,不啻于救命之恩,民女自然希望能有机会报答万一……”说到这里,月晗深吸一口气,又继续道:“民女虽然愚笨,也知道国事大于私事,因此一直不敢为元将军求情,然而今日看到内阁郭阁老的做派,私以为郭阁老并非秉公执法之人,只怕在元大将军一案的处理上,也做不到大公无私,所以民女斗胆,请皇上重新差人核查元大将军的案子,避免有陷害忠良之事发生。”天佑帝听到月晗的回答,闭着眼躺在那里,许久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月晗是真的这样想,还是只是给他一个台阶,但是月晗口口声声,把元洁生下狱的事,当成了元洁生和郭焱之间的私人恩怨,而没有怀疑是他这个皇帝有意整治元洁生,这让他的颜面还是觉得好看许多。想到这里,天佑帝冷冷的开口:“要是元洁生确有不法之事呢?”月晗微微一颤,终于还是轻声开口:“民女只求皇上能给元大将军一案一个公正审理的机会,至于结果如何,自有圣心独裁。”说到这里,月晗又深深磕一个头,继续道:“民女妄议国事,自该受罚,因此自请前往西南边塞充任医女,为西南将士诊病,积攒在湿热环境下治病的经验。”西南距离京都,何止万里之遥,天佑帝和杨全听到月晗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竟然自请去那蛮荒的十里大山中做医女,都不由有些震动,更何况,月晗前面说过,芸姑的优势,就在于有在西南湿热环境下金针治病的经验,所以这次才能救驾,那月晗得了她针灸的真传,再去西南历练,这分明还是为了将来能为皇帝治病……天佑帝微微动了动自己那僵直不太听使唤的手指,对生命、对健康的渴望,终于让他缓缓开口:“既如此,朕答应你就是。”“杨全拟旨,”随着天佑帝低沉的声音,内侍杨全忙跪倒在地,只听天佑帝开口道:“靖远将军元洁生,擅结边夷,贪墨军饷,且征战西南多年,始终未平定西南大乱,有‘挟乱邀功’之嫌,数罪并罚,本应处死,然念及其征战多年,略有苦劳,故圣上加恩,留其一命,褫夺靖远将军、二等爵封号,褫夺其子元墨五品校林尉官衔,发往金陵国子监南雍学宫,在奉威将军穆世清帐下效力。”月晗没想到天佑帝一道旨意,竟然不是让人重审元洁生的案子,而是直接释放了元洁生,虽然褫夺封赏,但是转任南雍学宫,却显然还是允许他们为国效力,不由欣喜若狂,这次真的是实心实意的叩首:“民女谢过皇上天恩。”“你先不用高兴,”天佑帝的语气里听不出喜怒:“医女杨月晗,出言无状顶撞贵妃,念在其师傅救驾有功,罪减一等,着锦衣卫秘密送往西南大营效力三年。”听到天佑帝这一道旨意,寥寥数句话,就抹杀了月晗救驾的功劳,杨全不由怜悯的望望月晗,却见月晗闭了闭眼睛,随即再一次叩首,声音平静的谢恩:“民女谢恩。” </p>

巴中治癫痫病
焦作治牛皮癣
铜陵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