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源信息港 > 养生

仙魔变第三十四章走出牢狱的人第三更

发布时间:2020-01-21 19:07:57

仙魔变 第三十四章 走出牢狱的人(第三更)

皇太后按理来说再也不可能有站起来的力气,但不知道是有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持着她,让她站了起来,让她踏上了微烫的古台阶,一步步前行着。

前方的僧人依旧没有回头,但是脚步却放慢了一些,身上激荡的柔和力量推出的风更大了一些,将身后的石阶吹得更加洁净了一些。

因为皇太后沉重而坚定的步伐,因为这难以想象的黄沙中的巍峨巨佛,凤轩皇帝的心脏一直剧烈的跳动着。

唐藏谁都知道般若寺在赤蝎沙漠之后,因为赤蝎沙漠之后还是无尽的沙海,般若寺又从不见外客,所以除了一些苦行僧人的足迹曾至此之外,世间几乎所有人只是听说过般若寺,般若大佛,却是几乎无人敢冒着被般若僧人的不喜而来参观这佛迹。

感觉到皇太后身上的力量和光辉,凤轩皇帝明白了些什么,他脸上悲伤的神色消隐,然而眼前的所见还是让他的心脏剧烈不可遏制的剧烈跳动着。

般若大佛的后方,沙海中的巨大峡谷之中,有一堵堵墙一般狭长的山体,有一座座拱桥一般凌空突起的山石。

一座座辉煌难言的庙宇便凌空建立在这狭长的山体和山石上,很多山壁和庙宇上都嵌着黄金和雕刻着符文,在这阳光的照射下,竟然是散发出充溢整个峡谷的柔和佛光,佛光之中,竟然是结成一个个蒲团般的圆形梵文,一条条金色的光线穿插其中,远处,这些若有若无的梵文,禅光隐隐连成了一片海,覆盖在峡谷沙石和一些只剩一个轮廓的风化古庙之上。

禅光临海。

说不出的美妙,说不出的宏大圣洁。

一时间凤轩皇帝的心脏差点都要跳得从口中蹦出来。

皇太后在这峡谷一侧的崖边上微微驻足,眼中露出一些唏嘘之意。

……

在前方身上肌肉健硕至极的僧人导引下,凤轩皇帝和皇太后步入了峡谷,走在凌空如飞的石径上。

庙宇之中,有人在诵经,有矗立着高大祥和的金佛。

有流苏自庙顶蔓延下来。

一侧崖壁之上,竟还有一条白色的激流喷涌而出。

一方崖壁之上,竟是开辟着密密麻麻无数个洞窟,里面或是空着,或是矗立着一尊尊佛像。

僧人引着皇太后和凤轩皇帝行在这完全不似人间的辉煌佛地,走向了其中的一个洞窟。

皇太后已经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一部分一部分的死去,但是她的心头却是越加光明,越加喜悦。

没有门的洞窟之中盘坐着一名黄眉老僧,盘坐在石地之上,这洞窟中除他之外,别无一物。

“不肖徒参见师尊,前来悔罪,请师尊原谅。”皇太后自看到这名老僧的眼,眼中就充满了难以言明的感慨和激动的神色,她拜伏在这名老僧的面前,深深的磕头行礼。

黄眉老僧平静的看着皇太后,不见悲喜的道:“何罪之有?”

皇太后微微一怔,平和道:“弟子昔日不听师尊教诲,私自出般若寺,违反戒律。”

黄眉老僧淡淡的说道:“戒律只是人定,即便是神佛,也只是用来给人予光明普照,让人心中安和,给人信仰,你做你的选择,又有何罪之有。”

“既是无罪,何来原谅之说。”淡淡的看着皇太后,黄眉老僧接着说道:“若是有罪,若是你这六十余载所为不能令你踏入这般若寺,即便你路至尽头,你又如何能进寺一步?”

皇太后微呆,身上散发的淡淡金光慢慢开始消隐下来,她脸上突然露出大彻大悟的欢喜之意,再次拜伏行礼,“师尊境界,弟子这一生终究也无法企及。”

“我这一生,看得比你远,想通的禅理比你多,然而做得却比你少,你舍身入世,不愧一个圣字。”黄眉老僧平淡的看着皇太后,道:“你此番回来,除了想再看看这般若大佛和禅光临海,见我一面之外,还有什么要求我的?”

皇太后似笑非笑,点了点同样跪在地上的凤轩皇帝:“我子年幼,还请师尊帮扶。”

“一入红尘便堕入无边苦海,要想你今番无怨无悔,心中祥和,却是又千难万难,我亦不能待人做主。”黄眉老僧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手持古金禅杖站立于洞窟口的僧人,道:“真毗卢,你自愿接引她回寺,可是愿意入世么?”

僧人眉头微皱,眉心之中微微鼓起一块,但没有什么迟疑,双手合什,对着老僧和皇太后行了一礼,无悲无喜道:“弟子愿意。”

“苦海无边,大道却是同归。”

黄眉老僧点了点头,看着满心欢喜,身上金光却是彻底暗淡的皇太后,又看了一眼凤轩皇帝,道:“你还有什么要交待他的么?”

凤轩皇帝知道已到诀别时刻,垂首哽咽难言的在皇太后身前坐下。

“平素我该和你讲的道理,你也明白得差不多了,你做的也很好,我很放心…但有一点你还需铭记在心,云秦和我唐藏是敌人,但有些人高洁,却是值得信任。”皇太后摩挲着凤轩皇帝的稚嫩手背,道:“你若欢喜…我便欢喜…”

凤轩皇帝含着热泪点头。

他想再多听听他敬爱的母后说话,但是皇太后却是不再说什么,她转过了身,目光有些迷离的穿出了洞窟。

她的身前是圣洁的禅云临海,对面是清晰可见的般若大佛,如同将万世慈悲之意,播撒向四面八方。

来时她满心揣测,然而得到师尊的肯定,即便是此刻,她的心中也忍不住有了一丝骄傲和自得之意。

这一生,除了那改变了云秦的张院长之外,谁能像她一般精彩?

“这般若大佛,这禅光临海,真是好壮观…”

想着自己一件件做过的事,遇到过的人,皇太后呢喃了一句,头静静的垂了下来。

“母后!”

凤轩皇帝知道这一刻终于来临,再也难掩悲声。

……

位于队伍前列的几名朝官接到从般若寺传出的消息,顿时对着般若寺跪伏下来,悲声传递:“皇太后殡天!”

“皇太后殡天!”

长长的队伍中,这声音肃穆的传递着。

所有随行人员悲泣着,开始换上雪白素衣。

数骑轻骑开始脱离队伍,朝着唐藏皇城飞速行进。

手持古金禅杖,浑身如同古铜的僧人真毗卢出现在了般若大佛的后方,听着这一声声传递,他将古金禅杖置于黄沙之中,双手合什,缓缓出声:“圣母皇太后殡天。”

他这声音脱口时并不甚响亮,但在这无尽黄沙之中,却是越传越远,震动越来越大,如同打了一个响雷。

素衣如雪的队伍陡然一震,其中的官员和那几名脱离报讯的骑者在一呆之后,也是脸上充斥惊喜和崇敬难言的光辉,改口传递道:“圣母皇太后殡天!”

……

一扇沉重至极的铁门缓缓拉开了。

两百名全身戎装的唐藏重骑兵眼皮都几乎跳了跳,以他们的身份,还不知道这扇牢门之中关押的是谁,但是他们却都知道此刻停留在他们身后的那十几顶轿子之中的人是何等的人物。这种无形的压力,让他们都是异常的紧张。

是什么人,居然让这十几名大人物都到场,如此郑重,如此如临大敌。

铁门打开之后,首先涌出的是一股腥臭而潮湿至极的污秽空气,里面隐隐的水声,使这些唐藏精锐一下就可以判断出来,里面是一间阴森至极的水牢。

有水声和铁索的声音,片刻之后,铁索的声音越来越大,意味着里面关押着的人距离这扇大门越来越近。

一种更为浓厚的难言腐臭气味扑鼻而来,所有在场的唐藏重骑全部心中一寒。

里面的犯人现出了身影。

然而让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披挂着粗大的生锈枷锁走出来的,并非是身躯特别庞大,特别凶神恶煞的凶徒,而是一名看上去十分文弱的男子。

他身上的衣衫几乎全部都腐烂了,身上的肌肤到处都是烂疮,都是腐烂,甚至还有许多裂开的伤口和一些穿刺形成,泡得发白甚至发黑的孔洞,还算完好的只是他的上半身,他一张不知道多久未见阳光而异常苍白的脸。

他的年纪不算大,即便胡子和头发黏结在一起,也看得出来。

而让这些唐藏精锐呼吸不由得略微停顿的是,这名不知道被关押了多久的文弱男子,却是连一丝的激愤和狰狞都没有。

他只是拢了拢手,看了一眼太阳,皱了皱眉头,深深的吸了口气,似乎这外面的空气和阳光,分外的香甜。

像他这样的水牢囚徒,即便心理不出问题,敢像他这样看阳光,恐怕瞬间就瞎了,然而他却安然无恙。

“终于放我出来了么?”

看着这些呼吸都不由得微微停顿的唐藏精锐和那十几顶沉默的轿子,他竟是微微的一笑,自语了一句。

然后他看到了这些唐藏重骑身上缠着的一些素布,隐隐约约听到了远处传来的悲乐,他便又是皱了皱眉头,问道:“是谁归天了?”

“圣母皇太后殡天了。”

一顶轿子之中,传出了一个略显苍老和沙哑的声音。

这名男子略呆了一呆,摇头叹息了一声,“居然连她都死了,值得尊敬的敌人又少了一个。”

香河哮喘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银屑病医院看病怎么样
北京301NK免疫细胞
湛江治疗龟头炎费用
温州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